江南化工被强行“抽贷”,盾安危机进入第二季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5-09 00:27

江南化工被强行“抽贷”,盾安危机进入第二季

2018-05-08 23:24来源:野马财经银行/贷款

原标题:江南化工被强行“抽贷”,盾安危机进入第二季

作者丨叶露

来源丨野马财经

为求自保,各怀鬼胎。

5月7日晚间,江南化工(002226.SZ )公告称,5月4日下午收到杭州银行合肥分行告知函,其已于2018年5月3日晚间自本公司募集资金三方监管账户中扣款2.1亿元。

盾安集团数百亿级的债务危机在这笔小小的贷款上再次发酵,让危机从集团债务到期无法偿付演变成银行抽贷.

值得注意的是,据媒体报道,5月2日下午浙江省金融办才召开协调会,会上以浙商银行为首的金融机构均表态:不抽贷、不断贷。野马财经翻阅开会名单中,并没有杭州银行。

野马财经查阅获悉,盾安集团债务中涉及到80多家金融机构,其中不乏省内外的股份制中小银行。多位银行业内人士表示,杭州银行的抽贷是一个非常恶劣的开端,若各家金融机构纷纷效仿,盾安集团将瞬间崩塌。

杭州银行强扣募资款2.1亿

公告披露,早在5月2日,江南化工在杭州银行合肥分行开户的“矿山工程总承包及矿山生态修复项目”募集资金账户就已存在异动状况,5月3日晚间,合肥分行在未告知上市公司及保荐机构的情况下,直接从募集资金账户强行扣划了未到期贷款本息合计21095.44万元人民币。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约,严重损害了公司及股东的合法权益。

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发现,江南化工在合肥分行确实有部分贷款还未到期。

上图为独角金融整理的一份债务情况表

资料显示,江南化工此前在杭州银行合肥分行共有2.1亿元贷款,其中1亿元由控股股东盾安集团提供担保,7000万元有盾安环境(002011.SZ)提供担保,4000万元为信用贷款。从划款金额和贷款对比来看,扣划的利息很少,放款时间或许不长。

此事一出,市场议论纷纷。杭州银行(600926.SH)董秘徐国民在接受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采访时表示:“划款的话,是依据相关借款合同的条款约定扣划的,不可能随意划扣”,野马财经致电杭州银行董秘办询问划扣资金一事,对方表示一切董秘口径为准,“杭州银行方面正在草拟澄清公告”。

而江南化工则告诉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,“专款专用,不打招呼就划走募集资金不合适,当初的贷款合同具体的条款不太清楚,那就看他的公告怎么说”。

投行、律师等业内人士如何看待这场“抽贷”呢?

西南地区某券商人士对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表示“这典型的先保自己,不过募集资金是专款专用,杭州银行有违约之嫌”;联讯证券投行人士亦认为“盾安的债务问题让牵涉其中的银行人人自危,地方政府是保公司还是保银行,结果立现,至于是否违约,得看合同的具体条款”。

而在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杨兆全律师看来,“银行是锦上添花,从不雪中送炭,当企业出现流动性危机时,银行为规避自身风险,往往会选择抽贷。在贷款合同中,银行处于强势地位,合同条款更多保护银行利益,一般也会包括不经过通知直接划走资金。”

不管双方如何在怼,结局就是这笔钱扎扎实实地从江南化工账户中划走了。众多业内人士的看法有一点相同:杭州银行率先在求自保。

扩张失利,债务压顶

“表态也不能当饭吃,盾安集团的债务危机还没解决,躲得越远越好。”业内人士打趣称。

5月7日,盾安集团发布了一则公告,就市场传闻的相关事项进行了说明,其表示此次流动性危机起因为公司自2018年起陆续兑付多起债券,消耗了大量自有经营性现金流,且4月23日公司发行的12亿元短融券未能成功发行,导致出现流动性紧张问题。截至5月7日,公司下属各产业、子公司经营管理均正常,但可能存在一定的偿债压力,公司尚未存在债务违约情况。

上图来自中国货币网

5月3日,一分流传于网络的盾安集团向省政府“求援”的紧急报告显示,目前,盾安集团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元,公司出现严重的流动性困难。这家总资产达600多亿元的“中国500强”企业一夜跌落神坛。

上图为盾安集团说明报告

按照公司方面的说法,此次危机与去杠杆的大金融环境息息相关,不过野马财经发现,盾安集团的债务危机爆发的并不意外。在主营业务不再风光时,四面出击,进行非相关多元化转型,高杠杆扩张,然而当大量项目跨周期且投资效益跟不上贷款利息时,这颗定时炸弹随着银根的缩紧必然会爆炸。

资料显示,盾安集团从一家经营农机配件的弹簧厂白手起家,发展成为一个集设备制造、民爆化工、铜贸易、新能源、新材料等多个领域的巨型产业集团。2011年,随着空调业务主体盾安环境以及民爆资产借壳江南化工上市,盾安集团进入巅峰时刻。

随后上市公司的业务开始下滑,内生增长瓶颈,外延谋求多元化成了备选方案,只是,一个以制造业和民爆为主业的集团,花费上百亿去搞新材料、新能源、甚至三文鱼养殖、休闲食品等。

然而这些巨额投资的企业并没有给盾安集团带来相应的回报,财报显示,2014年-2016年,盾安集团实际经营带来的利润分别为5.83亿元、2.27亿元和2.16亿元,逐年下降。

有投资人表示“这些眼花缭乱的投资没有形成产业闭环,摊子铺的大,协同效应差”。值得关注的是,盾安集团所投资的产业都是资产类长线投资,然而投资款却是通过各种债券融资融来的短期资金,玩了一把“短融长投”进行期限错配。

“这种方式在融资环境宽松且业绩好的时候很管用,但是扩张后没能消化掉这些投资,并且投资收益抵不上贷款利息时,危险就来了”,上海一券商人士如是说。

《盾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018 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》显示,截至2017年9月末,盾安集团的短期借款、应付票据以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,合计为194.4亿元,占负债总额 44.49%,短期偿债压力巨大。

面对目前的偿债问题,盾安集团已向浙江省政府求助,省内金融机构相配合,以时间换空间,通过出售优质资产、债转股等方式解决债务。

上图为盾安集团说明报告

野马财经(微信公众号:ymcj8686)向浙江本地知情人士王先生了解,把盾安集团手里所持的优质资产出售,还债应该是差不多,但是企业会元气大伤。

野马财经注意到,与其他上市公司质押股权不同,盾安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情况均不严重,5月2日,盾安一致行动人才质押了其拥有的江南化工不到10%的股权,而在盾安环境方面,盾安集团子公司盾安精工质押了其持有的66.58%。目前,江南化工市值为67.69亿元,盾安环境市值为58.7亿元。

“两家公司市值都不大,即使把股权全部质押了也没多少钱。”上海一券商对野马财经(微信公众号:ymcj8686)表示。

不过,5月8日晚间,江南化工公告称,控股股东盾安集团将1.58亿股质押给浙商银行杭州分行用于融资,占公司总股本12.61%。

所以面对如此动荡情况,杭州银行撇下江南化工,虽然逃跑的样子不那么好看,但走出这个“是非之地”方能保钱安稳。

盾安不安,波及上市公司

野马财经注意到,虽然盾安集团陷入短期流动性危机后第一时间“撇清”了与两家上市公司的关系,上市公司均停牌自保,但仍未抵挡住巨额债务危机的冲击波。

所谓的与上市公司无关在现实面前都成为笑话,上市公司在公告中也告知相关风险,称如果盾安集团不能妥善解决好债务问题,上市公司的实控人有可能发生变更。

这种极端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比较小,但至少整个盾安系的信用在金融机构体系内会收到影响。

目前除了江南化工面临的抽贷问题,另一家盾安系上市公司盾安环境也有被下调信用等级的可能,更重要的是,盾安环境的再融资难度加大。

5月7日晚间,盾安环境发布公告称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联合评级)将对盾安环境及“17盾安01”“18盾安01”债项信用等级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的观察名单。此前联合评级对主体评级和债项评级均为AA。此外,原定于 2018 年 5 月 3 日至 5 月 4 日发行第二期公司债券也被取消。

从盾安集团的非上市体系来看,旗下还有诸多拟IPO的优质资产,业内人士表示“这场债务危机或将延缓其上市进程”。

盾安集团案例在浙江并非个案,同属浙江绍兴的企业,因高杠杆扩张陷入破产边缘的金盾股份,旗下上市公司金盾股份的控制权也将易主。

在去杠杆的大走势之下,所有的企业都面临着外部环境的变化,谁会是下一个呢?您怎么看?评论区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