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彩投再融1000万美元 已为160个项目募集7亿 雷军连续三次注资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07-15 10:55

  ◆ 赵耕乾是个90后,体格健壮,喜欢篮球。 

  文| 铅笔道 记者 王琳 

  导语

  时间回溯到2015年,那是一个“人人都是天使”的时代,巨头们高调入场股权众筹平台,试着股权当成商品兜售给散户。到了2017年,天使折翼,300家机构倒闭,巨头沉寂了。

  多彩投却活了下来,它为民宿、酒店等地产类项目以股权类众筹的形式线上融资,且在今年3月完成由DCM领投,顺为跟投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。“朋友介绍他们过来的,一个礼拜就谈妥了”,赵耕乾底气十足。 

  起初,他们一个月才能筹到200万元;而今,不到2小时就可募集4000万元。开始,项目的入选率大约为8%;目前,这个数字降到5%。

  到了7月底,多彩投即将为160个项目募集到7亿元资金,平台上活跃的1万多投资人每年获得9%~11%的现金收益和10%-15%的旅游度假等消费权益回报。 

  注:赵耕乾承诺文中数据无误,为其真实性负责,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,为内容客观性背书。

  无心插柳却入行

  赵耕乾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,185cm的大个子让空间显得局促。创业者论坛里,有人抛出了客栈众筹的概念。这个词,赵在2013年就接触到了, 好奇心怂恿下,他去查了对方的背景。

  原来,对方是张森华,80后,曾在中国农业银行、中银国际证券、雷凌投资等金融机构任职,2014年年底创办多彩投,为客栈做股权类众筹。

  那时的赵耕乾正打算去读MBA,“去斯坦福还是方爱之面试的”。2015年年初,离开学还有大半年时间,他可以考虑下加州伯克利、INSEAD欧洲工商管理学院、康奈尔大学三所世界名校的offer,选择其中一个。  

  趁着这段时间,他想给自己找点儿事情做,“想去腾讯或Uber实习两天”。但“地产众筹”这四个字搅乱了一池春水。志同道合的两人线下约谈了七八次,从太阳宫转至东单,从国贸到凤凰汇。 

  得益于喜神地产的工作经历,他清楚行业融资现状。“资产端缺乏创新的融资渠道,传统的融资渠道成本过高,中介过多,各种融资中介包括基金,信托,资管,券商等占据了大部分融资成本”, “去中介化的地产众筹或许可以解决部分需求”。 

  “失败了就继续读书呗”,赵耕乾说服了自己,在多彩投成立两个月后加入。他的身份也很快变为CEO,“开始负责公司的管理、团队组建和融资”。加入后的第三个月,项目获得了顺为资本的天使轮投资。随后,他得以众筹的想法付诸实践。

  为丽江墅家众筹200万

  丽江玉湖,雪水清澈,水草摇曳。在这里,烦恼被沉淀,时间仿佛静止。美国《全国地理杂志》的探险家、撰稿人约瑟夫在玉龙雪山下一住就是27年。

  丽江墅家酒店坐落于此,它背靠玉龙雪山、依起伏山势而建。创始人聂剑平(以下简称老聂),曾获得深圳十大室内设计师、2005年度深圳最佳室内设计师。

  ◆ 墅家玉庐酒店众筹时的展示。 

  彼时,老聂打算投资3000万元加速进展,多彩投想帮忙融资。可老聂自带吸粉能力,新东方、阿里副总裁是他的房客兼股东。 

  赵耕乾和 张森华得侧面发力,“私募股权众筹除了融资还能起到营销作用”。在赵耕乾看来,投资人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用户,如给予他们一定的折扣入住,且他们还可以带动周围的朋友,“酒店总要获客的”。完全不同的出发点说服了老聂,他给出200万的众筹额度。 

  这个数字不大,但对刚成立10个月的多彩投却是个麻烦事,“主要是找投资人”。项目上线当天,他们在微信公众号连续发文,有两三篇阅读量上万。团队还混入豆瓣旅游社区聊天推广墅家,并依靠线下活动获客户。 

  项目以众筹方式,2万元起投。收益方面,酒店建成投入运营后,每年会拿出利润的至少80%作为现金分红,同时每年赠予股东投资金额的5%作为消费权益,在“墅家”旗下酒店使用。  

  5%这个数字也经过了团队的仔细推敲。以2万元入股为例,消费权益有1000元,而当时类似墅家类的酒店一晚上至少也得1000元,“即便项目没了收益,住一晚上也值了”。  

  一个月后,200万的众筹目标到账。

  项目入选率5%

  保证收益的,恰是由30人组成的风控团队,他们都是酒店、金融和法律专业出身。

  投前,风控团队会对项目本身和创始人进行尽调,“有的项目像农家乐,非常不正规”。除去创始人个人财务数据,风控更关心酒店经营情况。以入住率为例,价格在300~600元/天的中端酒店入住率要在70~80%以上;而价格超过2000元的高端民宿,可能入住率就降到40~50%。“这是个非标产品,差异化比较大”。 

  投中,团队使用PMS,CRM等SaaS系统实时监控数据,如入住率、投诉率异常,有大笔资金从账面流失等,“干的就是VC的活儿”。他们也会成立股东会,由大股东作风险担保。  

  投后,为保证投资人收益,他们研发消费机制。如给予投资金额10~30%不等的消费额度,他们可以在多彩投众筹的现有上百个项目中消费。  

  “以前都是中介帮忙对接融资渠道,我们要去中介”,说到项目形式上,赵耕乾侃侃而谈。他表示,中介每年会获取6%~10%的收益,而多彩投采取项目制。每个项目收取一定的融资付费,“比中介低很多”。 

  ◆ 平台会推荐热点项目。 

  但这就需要覆盖更多的项目。最初的四五个项目由SMART度假联盟介绍而来。而后,团队不断扩展渠道,如参加线下协会、度假峰会等去介绍多彩投的运作方式。对于线下的转化率,赵耕乾表示,人们兴趣很高,有时候一次活动就要反复讲四五次。  

  此外,他们还扩展了一些旅游渠道,如发现旅行、几何民宿等。

  起初,团队的主要工作放在项目获取上;如今,平台上每天都会有项目主动找上门,项目入选率由最初的8%变到了5%。 

  到了2016年下半年,多彩投已经正常盈利,不少投资机构主动找上门来。 

  A轮融资1000万美元

  今年2月,早就盈利的多彩投团队去冲绳团建,浩浩荡荡的队伍已有100人。这个时间点,国内依旧春寒料峭,冲绳的气温却有十几度,很是舒服。

  想放松的心情被一个电话打破。“我们可以快速推动,马上安排”,DCM的投资经理语气急迫。

  赵耕乾想起了团建前,第一次和DCM投资总监接触的场景。当时,俩人挤在了一个不足10平米的小会议室里。这已经不是第一个找上门的大投资机构,“有一些基金也找过”。

  赵耕乾琢磨着若一切顺利,公司肯定要上市的,而互金公司的命运,却只能在美国上市。“DCM作为美元基金,或许可以有所帮助。”于是,他孤身一人从冲绳回国,“他们都在团建,办公室就我自己”。 

  一周的时间,他先和DCM中国TEAM聊,又和总部视频会议。等到同事团建结束,他已经签下了TS。除去领投方DCM,天使轮和Pre-A轮投资方顺为资本继续跟投,双方共同注资1000万美元。 

  如今,项目去依靠股权类众筹融资,还可依靠股权收益权众筹融资。即项目发起人出让一定的未来收益权,但不实际转让股份,且在约定回购时间时,项目发起人以约定的价格回购该权益。  

  和丽江墅家一月才众筹200万元不同的是,如今,不到2小时,多彩投便为“鸿海项目”众筹到4000万元。到7月底,多彩投将为160个项目众筹到近7亿元资金,平台上活跃的1万多投资人每年获得9%~11%的现金收益和10%~15%的旅游度假等消费权益回报。 

  但他们的野心更大,“正在跟小米合作做一个智能酒店管理系统,具体功能到时候见”。

  The End/ 

  编辑 付文学 校对 吴泽骞 

 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铅笔道大芯芯(微信id:qianbidao2017)获取授权资质,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。 

  责任编辑:
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